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地图> 正文

梦魂惊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3:05

齐云峰下,残云似血。一人披着一件纯白色的大袍子,斜卧在一蒙着虎皮的榻上。这是令江湖自称正派的所惧所恨的邪恶的地方,却又是许多人心向往之的地方。这人就是古飞雄,眼睛是闭上的。神情还是素日放浪的样子。这时,一缕琴声飘来,从寨门内缓缓走出一群人。“古长老,夫人叫我等送来一些点心和酒,长老慢用!”“酒搁那,点心拿回去。”古飞雄神情很是傲慢,眼睛仍是闭着的。一女子将酒坛放在榻前的一个小台上,又有一女子将台旁的空酒坛收拾了。一连三天了。他只是卧在那榻上,仿佛等史霸凯旋。为甚?这次不要他去。他心里颇有些怨妇的感觉。他的心隐隐作痛,他突然有点预感不妙,这情况仅在柳正泉那次前来发生过一次。他痛饮了几口酒,闭上眼,好像要装出一副很泰然的样子。寨中传出的琴声,他已听出是她来了。“嫂夫人,酒谢过了。请回吧!”琴弦应声而断。只见一双黑影从古飞雄身旁略过。古飞雄眼一睁,只见两个身着夜行衣的尸体躺在他前面。又缓缓的闭上。对面骤然被火把烧成了一片火海,仿佛一声号令,喊杀声就会将整个齐云峰震塌似的。古飞雄微微眯开了眼,笑道:“圣教的群雄尽数出去了,尔等自命正派,难不成要对里面的妇孺下手?”“哈哈,妇孺?恐怕不是吧,能与魔鬼共舞的会是些什么善类?休再废话纳命来。”声刚落下,只见火海之中冲出一白衣少年。古飞雄一摆手,道:“此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必出来,保护好夫人和少主要紧,否者枉费我平日待你之情!”这时古飞雄身后闪出一老仆,显然刚刚一双黑影就是他做掉的。跪在古飞雄身前,道:“老奴……”“不用说什么了,这些人我还对付不了?”古飞雄脸上神情跋扈,却又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惨淡。“有句话老仆不能不说,当初,是你将老奴从水生火热中救出,现在,你却自甘堕落其中……”“够了,做你的事去吧!”古飞雄眉头一皱,老仆默默向寨中走去,消失在一片黑暗中。此刻那少年已纵马冲到跟前。古飞雄伸了个懒腰。只听一声马嘶。那少年的马前蹄高高提起,发狂似的朝后奔去,竟将主人跌了下去。“怒火,是怒火,马中之王,呵呵。没想到,盗马贼竟然是你们?”话刚落音,只觉一重物压在自己脸上。“良禽择木而栖。你们也配伺候它吗?”古飞雄冷冷的说,一股杀气是那少年从未见过的,而此刻,死亡的气息这么近,这么可怕,他的身体在这人称“嗜血刀魔”的脚下已开始打颤。“古飞雄,勿伤吾儿!”古飞雄斜了一眼远处那匆匆赶来的老者,微微一笑。“何玉坚,聚善马场少主,不学无术,虽有些许胆子,却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。既然你要来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吧!”齐云峰现在只有他一人守着,他必须做些让这些人想不到的事,来从气势上震慑住他们,否则后果难测。所以当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老来得子的聚善马场的何昊天,提枪纵马冲来时,他默默地用那把残刀在何玉坚的左眼划下去,再刀锋一转一刀将其左耳削去。待到何昊天一枪刺来,何玉坚才刚知觉到毁目断耳之痛,大声呼出。古飞雄提到用刀背抵住何昊天的枪,仰天长啸。傲慢的笑声,让人听了更加地胆颤心惊。江湖传闻古飞雄嗜血刀魔的凶残,又让来人不禁心生退意。这时古飞雄运用内力,厉声道:“现在滚还来得及,老夫今天心情好,不想杀人。”声震千里,又仿佛在每个人耳边。这群人只是江湖人士,谁都会替自己打算的,既然打不赢,又何苦送了性命呢?便有人慢慢地往后面移动,等杀起来,好能先一步逃跑。也不知是谁说齐云峰无人防守,怎么还有这个魔头在呢?而正在众人欲退的那一刻,只听一声梵音,另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。“古飞雄,天道苍苍,岂容你放肆。除魔卫道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有一个声音道: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古施主,勿要执迷不悟。”古飞雄一脚将脚下的何玉坚踢向何昊天,残刀一挥,同时袭向何昊天。何昊天晚年得子,又家中只此一子,故而,爱此子的心胜过自己的性命。何昊天将枪一抛,双手去接住儿子。这古飞雄见此护犊情深,刀锋一转,从两人边上掠过。只见迎面撞上一僧一道,正是刚刚用声音镇住众人的两人。那僧身披一件袈裟,一手持佛珠一手持禅杖,那道手握一把玄铁剑。古飞雄笑道:“我说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敢来我齐云峰呢?原来是修罗寺、清虚观的两只长不大不要命的狗崽子啊!虚名、无念两个老杂毛没来啊!”那僧道大怒,虽是修行之人,也不免谩骂起来。那道更是挺剑攻向古飞雄,古飞雄将刀换到左手,不屑地冷笑,“又一对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。”古飞雄面上虽然满是傲慢,但是手底下一点都不含糊。两兵相接,只见那道铁剑发出一丝丝微吟,古飞雄不禁暗叹,似有些后悔自己托大,然而若不先以声势压住众人,恐众人一齐攻上,自己倒没什么,可是这齐云峰就要被破了。不觉就出一险招,将后背空门露在那道面前。那道见古飞雄露了破绽,却不敢攻来,反倒手上变慢了。那僧见道落了下风,便飞来一杖,向古飞雄攻去。修罗寺与清虚观素来交好,故而二人招式多有配合。一左一右,一上一下,古飞雄便落到下风。古飞雄有意托大,便仍用左手运刀,右掌接那禅杖。古飞雄又一次故卖破绽,两人却均不敢进,几招过后,古飞雄忽又换手,攻向那僧,竟不管那道。古飞雄突然变招,攻势迅猛,那道竟然不敢去就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